闲云野鹤
新手会员
帖子:3
声望: 0
闲云野鹤

品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

#531 发表於 2011-07-19 00:09
今晚在子竣的茶行,两个人在饮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...

那是早约好的,前几日晚上发现的,开始是被包装吸引,因为包装是个唇印,还有很浪漫的字句,第一次觉得饮

茶原来可以甘浪漫甘时尚,而后子竣话版只有一泡:ohmy: 立刻约好要等我才冲,威胁他B)

味觉如何你试过就知啦,我绝对无买广告,因为无收到广告费:S 其实是不太会品茶,不知点写品后感,嘻

嘻...不过竹本郎老师的茶确实都是好茶,两泡后就无涩味了,一直的回甘,之前喝过的生茶基本都是十几泡后涩

味才散去一部分,只是一部分,这个也正是我对生茶的一个重新的认识,还有那闪闪发光的汤色:woohoo: 我其实

挺好色的:blush: 哈哈...

今晚最深的感觉是,点解茶可以甘精致,茶原来可以非常精致的,人生其实都可以好精致的,只是我地未去到

那种层次而已。想起第一次见竹老师的时候,聊天吃饭,晚上躺床上就一直在想,老师的人生何其的丰富和精致,

那也是我的追求,人生可以没有华衣美食,可以不大富大贵,但一定要有追求,那才是我想要的人生...最后还是

多谢老师:P 拍下马屁先,下次先有机会蹭到好野:woohoo:

茶人子竣
高级会员
帖子:99
声望: 8
子竣

回应: 品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

#534 发表於 2011-07-19 11:09
哈哈,闲云小姐,未免夸张,其实能分享到好的东西,也是人生乐事。回应一下,其实精致生活不分层次,能够有知音人分享足矣。

了了
新手会员
帖子:2
声望: 0

回应: 品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

#603 发表於 2011-08-01 01:14
那天去Mandy的茶行,因有其他事情要辨,我比其他人都迟。他们一路在讨论网页设计及资讯系统的事情,我到的时候已经讨论到中段了,吸引我眼球的并不是网页的漂亮与否,而是Mandy泡给我们一round 又一round公度杯里的茶,好像变魔术一样,泡极都还有,泡极都滋味。临走的时间不忘问了她这是什么茶如此好喝如此耐泡,她告诉我 ”曾经拥有” 。

我不知自己是由第几泡开始喝,不觉有涩味,只觉很香、甜,离开的时候,一路走下斜路口腔仍然充满回甘的感觉。原来满足就是如此简单。

茶人子竣
高级会员
帖子:99
声望: 8
子竣

回应: 品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

#606 发表於 2011-08-01 13:06
哈哈,有机会和你分享“寸光阴”真不错,就像有了知音。其实“曾经拥有”让我们感受其独特的魅力不止在于茶,还有其包装设计和面向世界的理念。我甚为欣赏!

紅紅
中级会员
帖子:55
声望: 2

回应: 品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

#615 发表於 2011-08-03 04:23
鳴箏金栗柱
素手玉房前
欲得周郎顧
時時誤拂弦 -- 《聽箏》唐.李端

更深漏盡聞茶韻,淺斟酌,漫思量。寸光陰的曾經擁有,尚未有機會品嘗此茶,卻被這幾個字吸引著,無由地,想到三國名將周瑜。

羅貫中筆下的《三國演義》裡,爲了襯托諸葛亮的英明,周瑜被醜化成心胸狹隘的人物,然而正史記載的周公瑾,是個天資聰穎且文武全才的軍事政治家。他天賦的音樂修為,儒雅的名士風範,俊朗不凡的形象,超然於歷史上的武將,曾與之不和的老將程普言道‘與周公瑾交,若飲醇醪,不覺自醉’。北宋文豪蘇軾亦在《念奴嬌.赤壁懷古》寫道‘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’。周郎與小喬,是三國時代最惹人羡慕的一段姻緣,可惜好景不長,在三十六歲時,周瑜因箭傷發作病逝於征戰路上(非因‘既生瑜何生亮’氣死),赤壁之戰成了他的絕唱篇章。

我想,此後的小喬,不用再故意拂錯琴弦引周郎顧,亦無需牽掛馳騁沙場的丈夫,她也許會更忙,忙於編織思念,思念她的曾經擁有。

周郎的一生,似櫻花般絢爛而短暫,留給世人如茶般的悠長回韻。

紅紅
中级会员
帖子:55
声望: 2

回应: 品寸光阴系列:天长地久,曾经拥有

#620 发表於 2011-08-06 03:44
纖雲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渡。
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
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。
兩情若是長久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 --秦觀《鵲橋仙》

今晚過西灣橋時,繁星滿天,好美。驀然驚覺,又到七夕了,盼了一年,織女終於可與牛郎相會,他們此刻,一定是甜蜜地依偎,傾訴相思之苦,幸福得讓人妒忌。

回到家,泡上壺茶,靜靜地喝著,不知怎的,一絲的澀味,在心頭慢慢散開,七夕,是姑媽的女兒,我表姐的生日,表姐的名字叫‘月芬’,是我父親提議改的,它記載著一件事實--當年表姐出生后才剛滿月,姑媽跟姑丈就分開了。姑媽是個愛流淚的女人,眼淚的背後,是一個淒美的故事。‘歡樂趣,離別苦,就中更有痴兒女。君應有語,渺萬里層雲,千山暮雪,隻影向誰去!’元好問這闕詞形容得最貼切。

問蓮根,有絲多少?蓮心知為誰苦?  
雙花脈脈嬌相向,只是舊家兒女。  
天已許,甚不教,白頭生死鴛鴦浦。
夕陽無語, 算謝客煙中,
湘妃江上, 未是斷腸處。
香奩夢, 好在靈芝瑞露。
人間俯仰今古。  
海枯石爛情緣在, 幽恨埋黃土。  
相思樹, 流年度,無端又被西風誤。
蘭舟少住。怕載酒重來,
紅衣半落, 狼籍臥風雨。 --元好問《摸魚兒.雙藻怨》

相伴終生的,便是這‘曾經擁有’。。。
页面处理时间: 0.59 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