醍醐酩酊.
高级会员
帖子:90
声望: 0

回应: 茶中之茶

#811 发表於 2011-09-26 01:44
竹本郎 写道::


“普洱茶,漆黑一团,据说也有绿色者,泡烹出来黑不溜偢,粤人喜之。在北平,我只在正阳楼看人吃烤肉,吃得口滑肚子膨亨不得动弹,才高呼堂倌泡普洱茶。四川的沱茶亦不恶,惟一般茶馆应市者非上品。”

很明显,普洱茶有分绿色的“青茶”和黑不溜偢的“熟茶”。

也间接证明了以前"普洱茶"是泛指。

醍醐酩酊.
高级会员
帖子:90
声望: 0

回应: 茶中之茶

#812 发表於 2011-09-26 02:16
竹本郎 写道::

……宝玉忙笑道:「妈妈说的是,我每日都睡的早,妈妈每日进来,可都是我不知道的,已经睡了。今儿因吃了面怕停食,所以多顽一回子。」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说:「该焖些普洱茶喝。」袭人晴雯二人忙说:「焖了一茶缸子女儿茶,已经喝过两碗了。大娘也尝一碗,都是现成的。」这个 “现成的” 就是指以毛尖所新造的普洱散茶。

可否这样理解:
1。「该焖些普洱茶喝。」这里的普洱茶只知它是普洱出产的茶,几乎无法推断它是生是熟是何口味,虽则对话里留下了些端倪。
2。「焖了一茶缸子女儿茶....」这里的女儿茶是另一种茶,毕竟各地叫女儿茶的有很多。


《红楼梦》的这句,曾造出了不少的纠结,就象那句皇宫说“冬喝普洱夏喝龙井”的一样。或者我们仅能到知道它是“普洱出产的茶”这点为止就无可奈何的止步了:silly:

竹本郎
资深会员
帖子:739
声望: 20

女儿茶

#838 发表於 2011-09-29 12:20
酩酊兄所言,不无道理,「焖了一茶缸子女儿茶....」这里的女儿茶有可能是另一种茶,的确其它地方也有叫女儿茶的。但著名的只有云南和泰山。

清诗人韬莆有《女儿茶》诗:“山妹红酥手,桐岭碧玉芽,拮来春一片,情注女儿茶。” 所指的是泰山女儿茶,当年官员安排美少女,到泰山深处采来青桐芽,以泰山泉水浸泡,用体温暖热,上贡给皇帝,称为女儿茶。最早的泰山女儿茶并不是真正的茶,是采青桐芽所造的。从1966年起,泰安才开始引种茶树。所以红楼梦中所说的肯定不是今天的泰山女儿茶,只可能是青桐芽女儿茶。

清代张弘在《滇南新语•滇茶》中说普洱茶中的女儿茶,是广大的女儿们采来卖掉为自己攒嫁妆钱,所以也為称女儿茶。

为了女儿茶来历的名分,向來是有一些争议,究竟红楼梦中写到的女儿茶是泰山青桐芽女儿茶,还是云南普洱茶中的女儿茶?不易分清。我曾青桐芽女儿茶,感覺一般,並不耐泡,只喝一两回便沒些味兒。相比之下,云南以芽头造成的女儿茶,是青茶,入口的確香甜,多泡有餘香。所以個人傾向接受云南的女儿茶為红楼梦中所述的茶品。

红楼梦中的品茶,茶品,值得研究,比如老人家不吃六安却饮老君眉,何解?红学专家说是养生的关系。但是上好的六安小品无不妥,为何如此决绝?老君眉有白茶也有红茶,究竟她喝的是什么?我或知个中一二,但时间所限,改天再论。

事实上,不论红楼梦人物中喝的女儿茶是哪里的,都不会影响普洱茶的女儿茶的茶性,就是普洱青茶,跟当年我喝的港仓普洱很不一样。为此,1998年我便决定到云南茶山跑。开始了寻茶之旅。

GreenTungTree.jpg

青桐樹
最后修改: 2011-09-30 19:05 由 竹本郎.

醍醐酩酊.
高级会员
帖子:90
声望: 0

回应: 女儿茶

#900 发表於 2011-10-12 01:32
竹本郎 写道::


六安却饮老君眉,何解?

不吃六安因激烈,饮老君眉取淡雅.

竹本郎
资深会员
帖子:739
声望: 20

回应: 茶中之茶

#903 发表於 2011-10-12 01:42
[/quote]
如果先生指的是86年云教出版社的那本,那在下推测认为有两个原因:
1.夸张比喻加文人情怀.....
2.普洱既是集散地也产茶,以前大都"采无定法",出来了就叫"普洱茶",
因此,这诗句或者应该解读成"普洱这地方出产的各类驰名的茶叶",而不是独指...[/quote]

我對酩酊兄以上兩點見解十分認同。而我想表達的是有一些雲南茶十分誘人,而這些茶則有別於我從前接觸的黑不溜湫的港式普洱茶。

竹本郎
资深会员
帖子:739
声望: 20

回应: 女儿茶

#904 发表於 2011-10-12 01:46
醍醐酩酊. 写道::
竹本郎 写道::


六安却饮老君眉,何解?

不吃六安因激烈,饮老君眉取淡雅.


此話題我有我的見解,但有較多的假設,有機會詳論。當下請先放我一馬。
页面处理时间: 0.65 秒